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落七零:

九幽台的空气飘着血的腥味,座上那些锦衣华服的人们或嘲笑或冷漠,却落不到他的眼睛里。
如果此刻,还有什么能闯进他的眼睛,只有行刑台上属于家人们的尸首;
如果此刻,还有什么能落在他的耳朵,只有一个人的声音在喊他的名字:
“燕洵”
当小人在作威,当善人被踩踏,不能上前一步,也无法改变结局。
洵字本就有流泪的含义,而他这一生的泪,都留在了九幽台上,但自那以后的此生,再不会流泪。
燕北的春天青青牧草生的亮绿,马儿踏着风在旷野上奔驰,被夸赞了几遍的自由,被回忆了几次的畅快和一去不能返的时光。
“燕洵,燕洵……”
她在叫他,可是他却停不下。人有时候啊,明明知道早已是徒劳无功,可还能感受到心口的温度,那里埋着一把火,一腔恨。
那就让箭羽没过他的胸口,然后带出血淋淋的残破。
或许多年之前从来没人会想过,相送的竟是一场诀别,就像多年以后的现在,他却只能看着自己父亲的头颅被提在别人手里而无可奈何。
上苍你说什么是命运呢?
是这里满地的森森尸体,是活着的人喊不出声的噬骨疼痛还是无中生有的阴谋填不满这荒凉与悲哀?
没有答案。
有什么在不断坠下,然后慢慢沉入黑暗。一旦那些天真和美好都成为过去式,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任何一种形式的光明能唤得回。
“阿楚,你跟我回燕北吧······”
这是他曾经最深的心心念念。
因为大魏的夏天热的发烫,
可是现在,
燕北的冬天却落雪了。


【不恨别离,直到遇见你,誓言就当做糖衣,谁教我入戏】

评论

热度(30)

  1. 乖小仙女花儿少 转载了此文字
  2. 罗罗罗罗罗大楠花儿少 转载了此文字
    一地的玻璃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