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燕楚】楚乔ver

寂静长河S.R:

燕洵在流浪。
在迷茫里,在仇恨里,在回忆里。
他张得开弓,挥得起刀,御得了马,却不敢回头望。
一往无前里有多少无畏,又有多少胆怯,恐怕只有他一个人才能清楚地知道。
夜深了,燕洵横抱着妹妹舍不得松手,哥哥趴在他的大腿上睡着,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大概是在梦里吃到了什么好吃的。
“我的孩子。”燕洵低声呢喃,视线落在楚乔身上。
楚乔点点头,双手捧住燕洵的脸:“你的孩子,我和你的。”
燕洵笑得自豪且骄傲,笑着笑着,又掉下泪来。他试图低头掩饰,却被楚乔阻止,楚乔定定地看着他总也停不下来的眼泪。
滚烫的泪珠淌进指缝,湿漉漉的,凉凉的。
楚乔想起自己在巷口掀起燕洵的斗篷时,他灰败的脸色和毫无光泽可言的双目,那里不再有仇恨,也看不见希望。
而现在,这双眸子里重新有了光彩。
楚乔记得,某次战后突然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珠砸在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张开嘴立刻就被灌进一嘴的雨水。燕洵不放心她自己骑一匹马,便将她拦腰抱起,放在自己身前,用披风裹好。两人相对而坐,共乘一匹马,谁也没有觉得害羞。
那时正是他们感情最浓烈的时候,饶是楚乔自诩自己并不是需要保护的人,也还是抵挡不住诱惑,把自己蜷进燕洵宽阔的胸膛里,双手搂紧了他的腰。
燕洵正在带人收拾战场,她越过燕洵的肩膀向他们来时的方向望,或许是雨水太大,雾气太浓,迷迷糊糊竟然什么也看不清。唯一能勉强瞧见的,不过是地上成片的尸体和残肢,而雨水冲刷过泥土,变成刺目的红色重新淌出来。
那一幕给楚乔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初时只隐约觉得残忍,直到她有孕后,才开始渐渐明白,那时的她虽然陪在燕洵身边,却也只是浮在面上,燕洵是她的退路,让她有归处,而燕洵自己却是没有的。
燕北是他的故乡,是他的依傍,而燕北在逼迫他前进,除了继续向前,他无路可走了。
这算不上是原谅或者说认同,而是一种理解,在分道扬镳之后,楚乔终于开始真正理解燕洵,理解他的那些无法排解,并且将他彻头彻尾改变了的仇恨。
直到两个孩子顺利降生,又平安地长到了可以自己在地上跑来跳去的年纪,楚乔才终于能够带着他们离开中原。寄住的农户不放心她们母子,问她们要去哪里,楚乔毫不犹豫地答回燕北。
话一出口,楚乔便忍不住要笑,心头划过暖意,她说的是回燕北,而不是去燕北,好像她原本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燕北人,来到中原不过是一时的游历闲逛,总还是要回家的。这让她想起自己曾对燕洵说,会将他的家乡也当做自己的。
或许这话在燕洵听来只不过是一句情话,一声戏言,在楚乔这里,却已经算得上是最庄重的承诺了,她极少开口许诺些什么,一旦说了,便是必定要做到的。
这是她给燕洵的承诺。

燕洵终于舍得把妹妹放回床上,他的动作实在不熟练,最后还是要楚乔帮忙。
“一个人是不是很辛苦?”燕洵看着楚乔替妹妹掖好被子,伸手替她理顺耳边的几缕碎发。
楚乔头也没抬道:“所以你要多努力一点,让我可以稍微休息。”
两人紧贴着坐在床边,燕洵慢慢靠上楚乔的肩膀:“你怎么还是这么瘦?都没能长胖一点。”
“你不在,我总忘记吃饭。”
“当初可是你自己要走...不对,是我把你弄丢了.....”
燕洵猛地顿住了,他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盯着房间里快要燃烧殆尽的最后一点蜡烛,好像只要不说出口,那些不愉快就可以当作不存在。
楚乔不肯放过他:“所以这次你看牢我,别再把我弄丢了,记得让我吃饭,也帮我照顾孩子,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健健康康陪你活一辈子。”
燕洵抬起头,正好望尽楚乔的眼睛,那双灵动的眼睛这会儿也正闪着星星点点的光。燕洵清楚地在里面看见了自己。
楚乔握住燕洵的手臂探身过去,准确地贴上了久违的两片唇,那里干燥却温热。
“燕洵你不要怕,我就在这里,你有一个家,不用担心无家可归,你不是一无所有。”
“阿楚....”
楚乔不准他开口,严肃道:“你开口我就说不下去了,还有最后一句,让我说完。”
“燕洵,我爱你。”
燕洵再次笑起来,双目炯炯,笑意自唇角蔓延至眼底,干净整洁的牙齿明晃晃地露出头,恍惚间又是多年前马背上如玉的少年,他伸手拉了拉楚乔红透的耳尖。
“阿楚,我也是。”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