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苏凰】平常

AR:

熏香冉冉,满室清浅花香,在冬日里很是提神。梅长苏手握书卷,不时提笔勾画几笔,坐得太久了反而有些枯燥。没听到飞流的声音,想来是去了后院玩闹,孩子心性一点儿没变。


想到这儿,他有些怔仲,一时间前尘旧事竞相涌来,模糊得像是上一世的事。


十二年间他甚少回忆他的年少时光,太过明亮,徒增心伤。也不是全然忘记,至少在梦里,想躲也躲不过。


刚拔毒后他身体很弱,只能静卧,人一静下来就容易多想,他也一样。祸福旦夕之间,他被迫成长得太快,时常梦魇。


大多数都是想象中的血腥报复,他满心戾气无处安放,只能在梦中尽情肆虐,纵横捭阖间让那些仇敌灰飞烟灭。


他一次次地纵容自己沉浸梦境,直到身子渐好,侍候的人偶尔将他挪到窗前看看风景。


室外绿意葱葱,鸟鸣阵阵,生机盎然,那是属于大地的生命力,没有什么可以阻拦,和他的生命截然不同。


他闭目而眠,少有地回到了无忧的年少时光,青青湖畔两人舞剑,三人的嬉戏吵闹,两情相悦的婚约,离别时许诺的珍珠,醒来时才觉得这些太过齐全,似是要让那些血腥戾气再无处容身。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他渐渐放下心中戾气,学着计算筹谋,也习惯了煮茶品茗。消息从天南海北纷至沓来,他轻展信笺,逐一处理,日子久了,也很快得心应手。


直至重回金陵,那些往事因她重起,想来,他在她面前的破绽太多了,大概真得是太累了,很想有个人可以陪着他,而这天下,再无人比她更合适了。


本应该推开她的,到底是从了自己的心,之后日日担忧,又何曾想过她已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也可为他遮风挡雨。


他看着窗外茫茫白雪,想到那不曾奢求的一切如今尽皆实现,想来,上天到底没有待他一薄到底。


“该回去了”,女子的声音传来,他抬头看去,女子缓步走来向他伸出手,他起身握着她的手,走过几节回廊,穿过梅园,向后院走去。


新雪初霁,月色如银,白雪红梅,丛间有点点冰凌,梅树下两身影并肩而行。冷风拂过,积雪扬起,飘飘洒洒,胜似缥缈烟雾,朦胧中人影渐行渐远。


两人回到居室,还未在炉前暖好身子,一个圆滚滚的身影就跌跌撞撞地扑向梅长苏怀中,“爹爹”,声音甜侬,直听得他心头绵软。


以前从未想过,现在每听一次都恍惚是在梦中。


梅长苏拉着他在自己怀中坐好,孩子抓着他前襟玩,梅长苏看着那酷似他年少时期的五官容貌,心中一时感慨。


“兄长”,霓凰郡主莞尔一笑,把茶盅递给他,他伸手接过,暖意入喉,浑身舒畅,神情也轻松起来。


怀中孩子看他喝得开心,扯扯他的衣袖,“爹爹”,眼巴巴看着他手中的茶盅,梅长苏放下茶盅,捏捏他的脸,“乖,小孩子不能喝茶”,孩子头一扭,正看到霓凰郡主递给飞流一杯茶,“娘亲”,似是耍脾气。


梅长苏一乐,“你小叔叔比你年纪大,当然能喝了”,一旁的飞流紧接着道:“年纪大。”


言罢,伸手摸了摸孩子的脸,“好软”,伸手准备再摸,怀中孩子咯咯笑起来,接着从梅长苏怀中爬起来扑到飞流面前,伸出双手捂在飞流脸上,有模有样地说道:“小叔叔的也软。”之后两人你摸我一下我戳你一下,躺倒在暖垫上玩闹起来。


室内暖意融融,霓凰郡主看着梅长苏皱乱的前襟,伸过手帮他整理。梅长苏神色温润,细细打量着她,看她唇角带笑,看她眼神间的局促,看她颊边的赧然,恍恍惚惚让人花了眼。


他双臂一伸将她拥入怀中,耳鬓厮磨中感受着她的体温,怀中女子被他抱得呼吸不畅,轻声唤道:“兄长?”


男子松开她一些,下颌抵在她肩头。


“霓凰。”


“嗯?”


他面色温温,唇角带笑,侧首贴近她耳边,“这样真好”。


☞————————————


就当这是番外吧🌺

评论

热度(73)

  1. 乖小仙女A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