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燕楚】山水不相逢

只为世子坚持看下去

古月心吾:

这一周 看剧真的糟心💔


看到阿楚对燕洵失望 看着他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大 甚是熏疼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放弃了红川城的百姓 你可知他当初回到燕北时红川的冷漠


阿楚 你只看到他的心计深沉 可知他刚回到燕北未站稳脚跟的步步为营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抛弃了秀丽军 可知若他接受秀丽军如何在军中立威 如何对得起三年前死去的亡魂


阿楚 你只看到他为了他的霸业利用了你 可知在他心底唯独不能失去的 只有你


阿楚 你只看到他变了 冷漠无情 可知若他不变 如何护住他珍惜的 可知当他要丢弃他的良心和信仰时 有多痛


阿楚 阿楚 阿楚


你可听到他生怕你生气时心底的呼喊 可听到他知道你被通缉时 心底的担忧 可知在没有你的每一个日夜 他彻夜未眠的等待


阿楚 你们之间有太多误会 你的失望 他的委屈 从来不会对你言


你们曾约定 永不隐瞒 却只能看着无形的鸿沟越来越深 再无法跨越


他曾说 但愿不负你 最后 他失了你


就这么决裂吧 这山长水远的未来 他会一个人走


而燕楚大旗 我们来扛 倒了算我输😏

😭😭😭😭😭

非陈:

看到一段戳心的话。。老泪纵横啊。。。

由天光开始想你:

今天楚乔笑了吗?
笑了。
今天燕洵笑了吗?
笑了。

关于下厨

古月心吾:

这天楚乔兴致一来,决定亲自给燕洵下厨。


燕洵下朝回来听说自家亲亲阿楚下厨了,衣服都不换就速去围观。美名其曰“美人下厨,难得一见”,可惜最后还是被美人给轰出厨房。


等到燕皇陛下望眼欲穿的问了八百遍阿楚怎么还不来,想翻白眼的仲羽姑娘终于迎来了救星。


“夫人来了。”


“阿楚~”刚刚还耷拉脑袋的忠犬立马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家阿楚,完全忽略了跟在阿楚身后一脸“自求多福”的阿精。


“尝尝!”楚乔豪气万千的把一叠疑似紫藤糕的食物放在燕洵面前,游移的眼光就不像动作那般坚定了。


燕洵直接上手抓了一块丢进嘴里。


“陛下……”阿精双手扶额,不忍再看。


微妙的表情在燕洵面上浮现,看着阿楚假装不在意的眼光和完全红透的耳尖,燕洵的心突然软得一塌糊涂。


一口一口把所有的紫藤糕吃完方才停下,抓过阿楚的手,眼里的情意似要漫出来,就像回回山上的月光,阿楚的心就在这样的目光下平静下来,漫上一层粉红。


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

古月心吾:

我的入坑点,被人剧透了无数次结局,但我还高举燕楚大旗绝不放!!!!
————————————————————————分隔线

月摇晃 人彷徨 乌篷里传来一曲离殇

“我本名叫楚乔,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在我这里,你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阿楚,跟我回燕北吧。”

“好。”

离那晚的决裂已经过去又一个八年,秀丽山顶的月光依旧清冷,连风都一年凌冽过一年。大燕最尊贵的陛下却独自一人在廊下晒着月光,想着那些早已远去的故人。

“陛下,回屋吧。”

良久,传来一声呢喃,被秀丽山顶的风一吹,便散了。但阿精还是听清了,那个铁血帝王心底最卑微的渴望。

“阿精,你说如果我在秀丽山下建个马场,她是不是就能回来了。”

“陛下……”

阿精不禁想,如果楚姑娘看到如今的陛下,是不是还会走得那么决绝,会不会心疼。反正阿精看着眼前的背影,心里止不住的泛酸,只想找人打一架,才能压下眼角的泪光。

世人皆知,陛下为帝多年,后宫诸多佳丽无一所出。殊不知,世人艳羡的皇后之位不过是场交易,所谓后宫三千佳丽更是形同虚设。他所求,不过那一人。

“阿楚,等打完这场仗,我就娶你。”

“好啊!”

阿精还记得当时的陛下和楚姑娘,满心满眼的笑意,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般相似。

后来……

陛下和楚姑娘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莺歌小院相依为命的三年不是假的,“若无阿楚,我要这燕北何用”振聋发聩的承诺仿佛还在昨天。明明在那么多次生死之际都能紧牵的手,怎么到最后却放手了呢。

到底是不爱,还是不够深爱,才致使他们错过相守的缘分。

到最后,一个远走天涯再不回头,一个画地为牢执着等候。

草沫:

【楚乔传】【燕楚】【年轮】但愿不负月与酒,但愿不负你

UP:倒数321笔芯

「燕楚」 歌尽浮生

倾尽人城:

「燕楚」  歌尽浮生




“我这一生,可以放弃任何人,唯独阿楚。”



为了心中的燕小洵和楚小乔。









曾经,我坚持为一人,倾一国。后来,我无心舍一人,为一国。


我的阿楚。


八年的守护,我们只有彼此。那八年,除了阿楚,我谁都不信。


乱世沉浮,究竟是身不由己。


缘何因由,竟至于此,殊途陌路。


血和恨堆积的江山,累累白骨。


天下,不过一抔黄土。


阿楚,阿楚。


我想接你回家。




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生于乱世,人命比狗都低贱。


人猎场上,生死之间。血泪狼狈,命悬一线。


燕洵,草原上自由盘旋的鹰。


我拼了命地,不用再仰视他,不用仰视任何人。


信仰崩塌,英雄末路。


八年,我们并肩。


却抵不过命运,如同缠绕不清的藤蔓,纠住了别人,缚住了自己。


就这么,终究错过了。


燕洵,燕洵。


何来同去不同归。



(待续...)




我想,这个故事,说的是我心中的燕楚,我心中的燕小洵和楚小乔。他不会彻彻底底的变冷,她也不会痛快决绝地离开。


如若他早一点醒悟,命运再善意一点,会不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萌一一(男一女一)cp者慎入呦,不吹不黑,不捧不踩。无关演员真人。如果有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可以一起探讨。希望抛砖引玉,能看其他大神发粮就好啦。欢迎勾搭~~


以上。







燕楚小段子【一】

嘿嘿

寂静长河S.R:

燕洵这几天有些不对劲,眼神不停地落在楚乔的小腹。
楚乔忍无可忍,把饭碗拍到桌子上:“我的肚子怎么了?”
燕洵颇为兴奋地伸手过去揉了两下,软软的:“好像有点鼓出来了。”
“你想多了,我就是吃胖了而已。”
燕洵没应声,神情里流露出失落,饭也懒得吃了。
楚乔顿悟燕洵在期盼些什么,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揉皱了:“没关系,你再多努力一下就差不多了。”

【燕楚】楚乔ver

寂静长河S.R:

燕洵在流浪。
在迷茫里,在仇恨里,在回忆里。
他张得开弓,挥得起刀,御得了马,却不敢回头望。
一往无前里有多少无畏,又有多少胆怯,恐怕只有他一个人才能清楚地知道。
夜深了,燕洵横抱着妹妹舍不得松手,哥哥趴在他的大腿上睡着,口水顺着下巴流下来,大概是在梦里吃到了什么好吃的。
“我的孩子。”燕洵低声呢喃,视线落在楚乔身上。
楚乔点点头,双手捧住燕洵的脸:“你的孩子,我和你的。”
燕洵笑得自豪且骄傲,笑着笑着,又掉下泪来。他试图低头掩饰,却被楚乔阻止,楚乔定定地看着他总也停不下来的眼泪。
滚烫的泪珠淌进指缝,湿漉漉的,凉凉的。
楚乔想起自己在巷口掀起燕洵的斗篷时,他灰败的脸色和毫无光泽可言的双目,那里不再有仇恨,也看不见希望。
而现在,这双眸子里重新有了光彩。
楚乔记得,某次战后突然下起了大雨,豆大的雨珠砸在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张开嘴立刻就被灌进一嘴的雨水。燕洵不放心她自己骑一匹马,便将她拦腰抱起,放在自己身前,用披风裹好。两人相对而坐,共乘一匹马,谁也没有觉得害羞。
那时正是他们感情最浓烈的时候,饶是楚乔自诩自己并不是需要保护的人,也还是抵挡不住诱惑,把自己蜷进燕洵宽阔的胸膛里,双手搂紧了他的腰。
燕洵正在带人收拾战场,她越过燕洵的肩膀向他们来时的方向望,或许是雨水太大,雾气太浓,迷迷糊糊竟然什么也看不清。唯一能勉强瞧见的,不过是地上成片的尸体和残肢,而雨水冲刷过泥土,变成刺目的红色重新淌出来。
那一幕给楚乔留下了太深的印象,初时只隐约觉得残忍,直到她有孕后,才开始渐渐明白,那时的她虽然陪在燕洵身边,却也只是浮在面上,燕洵是她的退路,让她有归处,而燕洵自己却是没有的。
燕北是他的故乡,是他的依傍,而燕北在逼迫他前进,除了继续向前,他无路可走了。
这算不上是原谅或者说认同,而是一种理解,在分道扬镳之后,楚乔终于开始真正理解燕洵,理解他的那些无法排解,并且将他彻头彻尾改变了的仇恨。
直到两个孩子顺利降生,又平安地长到了可以自己在地上跑来跳去的年纪,楚乔才终于能够带着他们离开中原。寄住的农户不放心她们母子,问她们要去哪里,楚乔毫不犹豫地答回燕北。
话一出口,楚乔便忍不住要笑,心头划过暖意,她说的是回燕北,而不是去燕北,好像她原本就是个地地道道的燕北人,来到中原不过是一时的游历闲逛,总还是要回家的。这让她想起自己曾对燕洵说,会将他的家乡也当做自己的。
或许这话在燕洵听来只不过是一句情话,一声戏言,在楚乔这里,却已经算得上是最庄重的承诺了,她极少开口许诺些什么,一旦说了,便是必定要做到的。
这是她给燕洵的承诺。

燕洵终于舍得把妹妹放回床上,他的动作实在不熟练,最后还是要楚乔帮忙。
“一个人是不是很辛苦?”燕洵看着楚乔替妹妹掖好被子,伸手替她理顺耳边的几缕碎发。
楚乔头也没抬道:“所以你要多努力一点,让我可以稍微休息。”
两人紧贴着坐在床边,燕洵慢慢靠上楚乔的肩膀:“你怎么还是这么瘦?都没能长胖一点。”
“你不在,我总忘记吃饭。”
“当初可是你自己要走...不对,是我把你弄丢了.....”
燕洵猛地顿住了,他把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盯着房间里快要燃烧殆尽的最后一点蜡烛,好像只要不说出口,那些不愉快就可以当作不存在。
楚乔不肯放过他:“所以这次你看牢我,别再把我弄丢了,记得让我吃饭,也帮我照顾孩子,这样说不定我还能健健康康陪你活一辈子。”
燕洵抬起头,正好望尽楚乔的眼睛,那双灵动的眼睛这会儿也正闪着星星点点的光。燕洵清楚地在里面看见了自己。
楚乔握住燕洵的手臂探身过去,准确地贴上了久违的两片唇,那里干燥却温热。
“燕洵你不要怕,我就在这里,你有一个家,不用担心无家可归,你不是一无所有。”
“阿楚....”
楚乔不准他开口,严肃道:“你开口我就说不下去了,还有最后一句,让我说完。”
“燕洵,我爱你。”
燕洵再次笑起来,双目炯炯,笑意自唇角蔓延至眼底,干净整洁的牙齿明晃晃地露出头,恍惚间又是多年前马背上如玉的少年,他伸手拉了拉楚乔红透的耳尖。
“阿楚,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