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感谢曾经一路同行,遗憾再不能并肩而行。他们有各自不同的理想和信仰,无法调和,所以必然会渐行渐远,走上不同的道路。任何梦想的达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他付出的代价,就是再也不是她记忆中的那个人了。

【燕楚】山水不相逢

只为世子坚持看下去

古月心吾:

这一周 看剧真的糟心💔


看到阿楚对燕洵失望 看着他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大 甚是熏疼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放弃了红川城的百姓 你可知他当初回到燕北时红川的冷漠


阿楚 你只看到他的心计深沉 可知他刚回到燕北未站稳脚跟的步步为营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抛弃了秀丽军 可知若他接受秀丽军如何在军中立威 如何对得起三年前死去的亡魂


阿楚 你只看到他为了他的霸业利用了你 可知在他心底唯独不能失去的 只有你


阿楚 你只看到他变了 冷漠无情 可知若他不变 如何护住他珍惜的 可知当他要丢弃他的良心和信仰时 有多痛


阿楚 阿楚 阿楚


你可听到他生怕你生气时心底的呼喊 可听到他知道你被通缉时 心底的担忧 可知在没有你的每一个日夜 他彻夜未眠的等待


阿楚 你们之间有太多误会 你的失望 他的委屈 从来不会对你言


你们曾约定 永不隐瞒 却只能看着无形的鸿沟越来越深 再无法跨越


他曾说 但愿不负你 最后 他失了你


就这么决裂吧 这山长水远的未来 他会一个人走


而燕楚大旗 我们来扛 倒了算我输😏

蛰伏三年,开启金戈铁马之路,十面埋伏,绝地反击,冲破金色牢笼,身披战袍踏蹁荆棘,成王之路,燕临天下。

【燕楚cp/同人】

😘

炸鸡:

真的真的太喜欢大白牙世子了!!!

《梦》
燕洵x楚乔

“阿楚...阿楚...”
还在睡梦中的男人眉头紧皱,一遍遍呼唤着心尖上的人的名字。

回忆。
“燕洵,你可以说啊诸葛玥,但是你不该利用我,更不该以我和他的感情设这个骗局。”
“燕洵,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看到你心愿得偿,我流落异乡,无亲无故,多少年来你就是我生存的全部意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燕洵,既然你已经背叛了我们曾经的梦想,那我为什么还要坚守我对你的誓言?”
“燕洵,从今以后,你我分道扬镳,再无半点瓜葛,你是死是活,是成王还是败寇,都与我再无一丝关系。同样,我的事,也再也轮不到你来置喙。”

“不,不是的,阿楚,你别走!别走!”梦中的男人像困兽一般悲怄地喊叫,彻底惊动了屋外守夜的侍卫。

“吾皇,您,您没事吧。”侍卫大力推门的声音也让床榻上的男人惊醒。他撑着身子缓缓坐起,脸上的虚汗止不住的滴下,剑眉星目中透着无尽的疲惫和忧愁,还有那么一点难以磨灭的哀伤。

“朕无碍,你们出去吧。”男人伸出手揉了揉眉心,嗓子干渴地令他难受至极,说出来的声音竟是那般嘶哑。这个称霸一方的燕北皇愣了一下,轻抚着自己的嗓子,似是想到了什么轻声自嘲。

“阿楚啊,阿楚,燕北的天气还是那样的冷,我又想起你了。”
“阿楚,你可知我那偌大的纳达宫还未有人住?因为它只是为你而建。”
“阿楚,我又想起了我曾说过带你去草原上猎马的事情,想起了带你去见我的母亲,还想起了我说我要娶你为妻。”
“阿楚,阿楚......我都忘了我自己曾经说过没有你我要这天下又如何的这句话了。”
男人自说自话的说个没完。久了,便把那高傲的头颅埋进双膝间,另一只手探入枕下轻轻摩挲着那玄铁护腕,这还是阿楚送给他的啊。

他有一只,她也有一只。

“阿楚,阿楚,你可曾像我这般想起过我?”

男人心脏因着回忆疼痛不止,深入骨髓的痛,莫过于此,就这样剧烈地咳出一口血来,双眼一黑,倒下,睡去。

梦境外,牢内。

床上的男孩的脸色苍白,毫无血色,冷汗不断的从额头往下低落。双唇紧闭,嘴唇因干燥而开裂,轻轻颤抖,似在说些什么,女孩凑近,却又听不清。
“燕洵,燕洵,快点好起来吧。”女孩发丝凌乱,眼底青色,双眼还带着些血丝,为了守护这个男孩她已经几夜未眠。
“燕洵,你还说要带我回燕北呢,你还说那边大片的野花满地可好看了。可是,燕洵,作为燕北的狼,你快点我站起来吧。”女孩靠在男孩的身边,全身都在轻微的地颤动,一连串的泪水从她悲伤的脸上滑落,咬紧了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音。

“阿楚......”
一只大手紧紧握住了女孩嫩白的小手。虚弱的他,勉强挤出一抹笑,安慰着自己的心上人。
“燕洵!你醒了!”强烈的感情如泰山压顶般地像女孩袭来,眼泪涌出眼眶,沿着两侧的脸颊刷刷地流,她抬起手去擦了擦,眼泪又流到了她的手上。
“阿楚,别哭。”
男孩伸手轻碰女孩的脸颊时,动作拉扯到伤口,剧烈的疼痛令他震惊。
这是哪?
这是什么时候?
为什么阿楚在我面前?

男孩将手伸至自己的眼前,五指竟是那样完整,掌心也仅仅只是带着淡淡地薄茧。

男孩似是知道了什么,心中了然。

“阿楚,别哭,这我不还没死吗...”
“嘘,说什么呢,你才刚醒。”女孩拿起手捂住男孩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燕洵眼里盛满着无限的笑意,也没继续说下去,看了看在自己唇上的手,不由得心里暗笑,轻轻地问上女孩的掌心。

突如其来的麻痒,令楚乔想抽回了手,却被男孩紧紧地按住。那软软的触感让她知道了男孩干了什么。她的脸上爬起了一丝可疑的红晕,立刻背过去,不再看他。

男孩无声的笑得更厉害了,撑起自己全身是伤的身体,不发出一点声音地站起,虽然这个动作牵扯到他全身的伤口,但他一点都不在意,甚至充满狂喜,偷偷地,一下子抱住了前面的女孩。

“呀!燕洵!快放开,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女孩惊呼,声音却带上了从未有过的娇俏。

男孩却将她抱得更紧,将脸凑在女孩的脸旁,蹭了蹭,唇瓣擦过她的肌肤移到耳边:

“我不放,我燕洵这辈子再也不会放开一个叫做楚乔的女人。”


—————————END————————

这里炸鸡,请多多指教。

“燕洵,你可以说啊诸葛玥,但是你不该利用我,更不该以我和他的感情设这个骗局。”
“燕洵,我最大的梦想就是看到你心愿得偿,我流落异乡,无亲无故,多少年来你就是我生存的全部意义,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燕洵,既然你已经背叛了我们曾经的梦想,那我为什么还要坚守我对你的誓言?”
“燕洵,从今以后,你我分道扬镳,再无半点瓜葛,你是死是活,是成王还是败寇,都与我再无一丝关系。同样,我的事,也再也轮不到你来置喙。”

以上四句摘抄与原作。

我的燕楚啊,终于忍不住写了一篇燕楚cp文,看完原著感慨良多,真的很心疼着一对,一个为了自己的报仇,一个为了自己理想,分道扬镳。却在之前深爱着对方,就连之后,心中也留有对方的一席之地。
不管怎么说,还是希望燕楚夫妇天长地久,白头到老呀❤️




😭😭😭😭😭

非陈:

看到一段戳心的话。。老泪纵横啊。。。

由天光开始想你:

今天楚乔笑了吗?
笑了。
今天燕洵笑了吗?
笑了。

关于下厨

古月心吾:

这天楚乔兴致一来,决定亲自给燕洵下厨。


燕洵下朝回来听说自家亲亲阿楚下厨了,衣服都不换就速去围观。美名其曰“美人下厨,难得一见”,可惜最后还是被美人给轰出厨房。


等到燕皇陛下望眼欲穿的问了八百遍阿楚怎么还不来,想翻白眼的仲羽姑娘终于迎来了救星。


“夫人来了。”


“阿楚~”刚刚还耷拉脑袋的忠犬立马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家阿楚,完全忽略了跟在阿楚身后一脸“自求多福”的阿精。


“尝尝!”楚乔豪气万千的把一叠疑似紫藤糕的食物放在燕洵面前,游移的眼光就不像动作那般坚定了。


燕洵直接上手抓了一块丢进嘴里。


“陛下……”阿精双手扶额,不忍再看。


微妙的表情在燕洵面上浮现,看着阿楚假装不在意的眼光和完全红透的耳尖,燕洵的心突然软得一塌糊涂。


一口一口把所有的紫藤糕吃完方才停下,抓过阿楚的手,眼里的情意似要漫出来,就像回回山上的月光,阿楚的心就在这样的目光下平静下来,漫上一层粉红。


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

古月心吾:

我的入坑点,被人剧透了无数次结局,但我还高举燕楚大旗绝不放!!!!
————————————————————————分隔线

月摇晃 人彷徨 乌篷里传来一曲离殇

“我本名叫楚乔,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在我这里,你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阿楚,跟我回燕北吧。”

“好。”

离那晚的决裂已经过去又一个八年,秀丽山顶的月光依旧清冷,连风都一年凌冽过一年。大燕最尊贵的陛下却独自一人在廊下晒着月光,想着那些早已远去的故人。

“陛下,回屋吧。”

良久,传来一声呢喃,被秀丽山顶的风一吹,便散了。但阿精还是听清了,那个铁血帝王心底最卑微的渴望。

“阿精,你说如果我在秀丽山下建个马场,她是不是就能回来了。”

“陛下……”

阿精不禁想,如果楚姑娘看到如今的陛下,是不是还会走得那么决绝,会不会心疼。反正阿精看着眼前的背影,心里止不住的泛酸,只想找人打一架,才能压下眼角的泪光。

世人皆知,陛下为帝多年,后宫诸多佳丽无一所出。殊不知,世人艳羡的皇后之位不过是场交易,所谓后宫三千佳丽更是形同虚设。他所求,不过那一人。

“阿楚,等打完这场仗,我就娶你。”

“好啊!”

阿精还记得当时的陛下和楚姑娘,满心满眼的笑意,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般相似。

后来……

陛下和楚姑娘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莺歌小院相依为命的三年不是假的,“若无阿楚,我要这燕北何用”振聋发聩的承诺仿佛还在昨天。明明在那么多次生死之际都能紧牵的手,怎么到最后却放手了呢。

到底是不爱,还是不够深爱,才致使他们错过相守的缘分。

到最后,一个远走天涯再不回头,一个画地为牢执着等候。

我在你身边(燕楚)小番外

墨殇WH:

  “爹爹,这道题怎么解啊?”安儿缠着燕洵问道。
   燕洵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的功课,他也不会啊,这些题目都是阿楚给出的,他看都看不懂,更别提解答了,只好说“去问你娘亲吧,我很忙,没空解答。”
   “娘亲在睡觉,她要我在她醒来之前把功课做完,爹爹,你就帮帮我吧,不然娘亲会生气的。”安儿继续缠着燕洵,不依不饶。阿楚最近有了身孕,比较嗜睡,燕洵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扰到阿楚,无奈只好说:“功课不着急,安儿还不会骑马吧,爹带你去学骑马。”
    “可是娘亲会生气的”安儿嘟着嘴说。
     “不会的,有你爹呢”,燕洵说着就抱着安儿出了大帐。
    “爹,你不是说你很忙吗?”
    “呃,现在不忙了。”
————————————————————————————
     “燕洵,你长能耐了是吧,啊,带着安儿去学骑马”“他才五岁”……午睡醒来的阿楚对燕洵带着儿子去骑马的行为感到很生气,对燕洵说个不停。
    燕洵委屈巴巴的坐在一旁,嘟囔着“安儿才五岁,你就让他做那么难的功课,我五岁都会骑马了。”
    “你说什么”阿楚说着就揪起燕洵的耳朵。
     “夫人,我错了,你消消气,下次我带儿子去骑马,一定提前报备。夫人别生气啦,气坏了身子我要心疼的。”阿楚自从怀了这第二胎后,脾气见涨,燕洵自是不能让夫人动气。
    “我听安儿说那些题目你也不会,那就罚你今天晚上之前学会了做完吧,要是完不成,今晚就别上床了,你去和马睡吧。”说罢,领着一旁边吃奶酪边看热闹的儿子走了出去。
   只剩下燕洵一个人对着竹简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图形发愣,“小兔崽子,下次我再带你去骑马,我就跟你姓。”
    


     来自已经复习的想要哭了的我,真想让我爸来帮我考试,至于燕洵和阿楚的儿子为什么叫安儿是有原因的,以后说。晚安,明天早起复习走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