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小仙女

燕楚CP 旅游 猫星人

可记春风语 · 一

姬沉蓝:

        “她怎么样?”
  “回禀世子,这个姑娘身体十分虚弱,看起来是因力竭而暂时昏迷过去了。往后还需好好静养。”
  隐约有谁在耳边交谈,碧瑶撑开沉重的眼皮,先前的记忆一点点涌入脑海——
  峭壁。黄沙。遍地尸骸。
  还有一个和她生得一模一样的瘦弱女孩儿。
  怎么回事?她应该在九幽,身边应该是阎罗鬼火,耳边应该是恶鬼的惨笑和嚎哭。
  那无数个日夜,只有合欢铃中与她共享记忆的一缕残魂陪着她。
  张小凡堕入魔道,十年奔波,却只是鬼王的一颗棋子。爹爹失去最后的亲人,已然无所顾忌,妄图召唤兽神毁天灭地。
  所以张小凡与他青云之巅一决生死。再之后,张小凡归隐青云山脚下,娶陆雪琪为妻,合欢铃被挂在他那方茅草屋的檐角。
  已经够了。他过得很幸福。只是他们之间,横亘着父亲的血和生死之别。
  碧瑶唇边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眼中泛起泪意。
  “你醒啦?”方才被称作“世子”的少年不知何时注意到了她,笑吟吟地凑到她身边来,见她模样忍不住微微一愣。
  明明是花一般娇嫩的少女,神情却似经历过大悲大苦,沉重得令他心头微窒。
  人猎场上那只张牙舞爪的小野猫和她长得一般无二,性子却千差万别。
  不知为何,明明是只见了不到半天的陌生人,连话都没有说上一句,他就能这样笃定。
  碧瑶撑着坐起来,看着面前清俊和气的少年,压下眼中的泪意,轻声道:“多谢。”
  真是个坚强温柔的姑娘。燕洵这样想。不过日后碧瑶成了世子府的小霸王,令燕洵叫苦不迭,这便是后话了。


————
刚刚醒来的碧瑶还是柔弱可欺的小媳妇儿,得世子好好宠着才能慢慢回过来╮(╯▽╰)╭
虽然并不把诛仙二当正剧看但是此处沿用凡雪设定,看着糟心的话请见谅_(:_」∠)_

至此告别燕洵遥遥无期,愿你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健康平安的度过一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燕楚】山水不相逢

只为世子坚持看下去

古月心吾:

这一周 看剧真的糟心💔


看到阿楚对燕洵失望 看着他们之间的误会越来越大 甚是熏疼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放弃了红川城的百姓 你可知他当初回到燕北时红川的冷漠


阿楚 你只看到他的心计深沉 可知他刚回到燕北未站稳脚跟的步步为营


阿楚 你只看到燕洵抛弃了秀丽军 可知若他接受秀丽军如何在军中立威 如何对得起三年前死去的亡魂


阿楚 你只看到他为了他的霸业利用了你 可知在他心底唯独不能失去的 只有你


阿楚 你只看到他变了 冷漠无情 可知若他不变 如何护住他珍惜的 可知当他要丢弃他的良心和信仰时 有多痛


阿楚 阿楚 阿楚


你可听到他生怕你生气时心底的呼喊 可听到他知道你被通缉时 心底的担忧 可知在没有你的每一个日夜 他彻夜未眠的等待


阿楚 你们之间有太多误会 你的失望 他的委屈 从来不会对你言


你们曾约定 永不隐瞒 却只能看着无形的鸿沟越来越深 再无法跨越


他曾说 但愿不负你 最后 他失了你


就这么决裂吧 这山长水远的未来 他会一个人走


而燕楚大旗 我们来扛 倒了算我输😏

疾风识人心,板荡辨奸佞,卧薪尝胆,运筹帷幄,布局乱长安!

😭😭😭😭😭

非陈:

看到一段戳心的话。。老泪纵横啊。。。

关于下厨

古月心吾:

这天楚乔兴致一来,决定亲自给燕洵下厨。


燕洵下朝回来听说自家亲亲阿楚下厨了,衣服都不换就速去围观。美名其曰“美人下厨,难得一见”,可惜最后还是被美人给轰出厨房。


等到燕皇陛下望眼欲穿的问了八百遍阿楚怎么还不来,想翻白眼的仲羽姑娘终于迎来了救星。


“夫人来了。”


“阿楚~”刚刚还耷拉脑袋的忠犬立马双眼放光的盯着自家阿楚,完全忽略了跟在阿楚身后一脸“自求多福”的阿精。


“尝尝!”楚乔豪气万千的把一叠疑似紫藤糕的食物放在燕洵面前,游移的眼光就不像动作那般坚定了。


燕洵直接上手抓了一块丢进嘴里。


“陛下……”阿精双手扶额,不忍再看。


微妙的表情在燕洵面上浮现,看着阿楚假装不在意的眼光和完全红透的耳尖,燕洵的心突然软得一塌糊涂。


一口一口把所有的紫藤糕吃完方才停下,抓过阿楚的手,眼里的情意似要漫出来,就像回回山上的月光,阿楚的心就在这样的目光下平静下来,漫上一层粉红。


自此长裙当垆笑,为君洗手作羹汤。

古月心吾:

我的入坑点,被人剧透了无数次结局,但我还高举燕楚大旗绝不放!!!!
————————————————————————分隔线

月摇晃 人彷徨 乌篷里传来一曲离殇

“我本名叫楚乔,我只告诉你一个人。”

“在我这里,你的命比什么都重要。”

“阿楚,跟我回燕北吧。”

“好。”

离那晚的决裂已经过去又一个八年,秀丽山顶的月光依旧清冷,连风都一年凌冽过一年。大燕最尊贵的陛下却独自一人在廊下晒着月光,想着那些早已远去的故人。

“陛下,回屋吧。”

良久,传来一声呢喃,被秀丽山顶的风一吹,便散了。但阿精还是听清了,那个铁血帝王心底最卑微的渴望。

“阿精,你说如果我在秀丽山下建个马场,她是不是就能回来了。”

“陛下……”

阿精不禁想,如果楚姑娘看到如今的陛下,是不是还会走得那么决绝,会不会心疼。反正阿精看着眼前的背影,心里止不住的泛酸,只想找人打一架,才能压下眼角的泪光。

世人皆知,陛下为帝多年,后宫诸多佳丽无一所出。殊不知,世人艳羡的皇后之位不过是场交易,所谓后宫三千佳丽更是形同虚设。他所求,不过那一人。

“阿楚,等打完这场仗,我就娶你。”

“好啊!”

阿精还记得当时的陛下和楚姑娘,满心满眼的笑意,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那般相似。

后来……

陛下和楚姑娘到底是怎么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莺歌小院相依为命的三年不是假的,“若无阿楚,我要这燕北何用”振聋发聩的承诺仿佛还在昨天。明明在那么多次生死之际都能紧牵的手,怎么到最后却放手了呢。

到底是不爱,还是不够深爱,才致使他们错过相守的缘分。

到最后,一个远走天涯再不回头,一个画地为牢执着等候。

我在你身边(燕楚)小番外

墨殇WH:

  “爹爹,这道题怎么解啊?”安儿缠着燕洵问道。
   燕洵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的功课,他也不会啊,这些题目都是阿楚给出的,他看都看不懂,更别提解答了,只好说“去问你娘亲吧,我很忙,没空解答。”
   “娘亲在睡觉,她要我在她醒来之前把功课做完,爹爹,你就帮帮我吧,不然娘亲会生气的。”安儿继续缠着燕洵,不依不饶。阿楚最近有了身孕,比较嗜睡,燕洵也不想因为这件事扰到阿楚,无奈只好说:“功课不着急,安儿还不会骑马吧,爹带你去学骑马。”
    “可是娘亲会生气的”安儿嘟着嘴说。
     “不会的,有你爹呢”,燕洵说着就抱着安儿出了大帐。
    “爹,你不是说你很忙吗?”
    “呃,现在不忙了。”
————————————————————————————
     “燕洵,你长能耐了是吧,啊,带着安儿去学骑马”“他才五岁”……午睡醒来的阿楚对燕洵带着儿子去骑马的行为感到很生气,对燕洵说个不停。
    燕洵委屈巴巴的坐在一旁,嘟囔着“安儿才五岁,你就让他做那么难的功课,我五岁都会骑马了。”
    “你说什么”阿楚说着就揪起燕洵的耳朵。
     “夫人,我错了,你消消气,下次我带儿子去骑马,一定提前报备。夫人别生气啦,气坏了身子我要心疼的。”阿楚自从怀了这第二胎后,脾气见涨,燕洵自是不能让夫人动气。
    “我听安儿说那些题目你也不会,那就罚你今天晚上之前学会了做完吧,要是完不成,今晚就别上床了,你去和马睡吧。”说罢,领着一旁边吃奶酪边看热闹的儿子走了出去。
   只剩下燕洵一个人对着竹简上那些奇奇怪怪的图形发愣,“小兔崽子,下次我再带你去骑马,我就跟你姓。”
    


     来自已经复习的想要哭了的我,真想让我爸来帮我考试,至于燕洵和阿楚的儿子为什么叫安儿是有原因的,以后说。晚安,明天早起复习走起。

最美不过燕洵笑,九幽之后无处寻
谢谢你的微笑进入我的年华,我想陪你到老

「燕楚」 歌尽浮生

倾尽人城:

「燕楚」  歌尽浮生




“我这一生,可以放弃任何人,唯独阿楚。”



为了心中的燕小洵和楚小乔。









曾经,我坚持为一人,倾一国。后来,我无心舍一人,为一国。


我的阿楚。


八年的守护,我们只有彼此。那八年,除了阿楚,我谁都不信。


乱世沉浮,究竟是身不由己。


缘何因由,竟至于此,殊途陌路。


血和恨堆积的江山,累累白骨。


天下,不过一抔黄土。


阿楚,阿楚。


我想接你回家。




我是一个没有记忆的人,生于乱世,人命比狗都低贱。


人猎场上,生死之间。血泪狼狈,命悬一线。


燕洵,草原上自由盘旋的鹰。


我拼了命地,不用再仰视他,不用仰视任何人。


信仰崩塌,英雄末路。


八年,我们并肩。


却抵不过命运,如同缠绕不清的藤蔓,纠住了别人,缚住了自己。


就这么,终究错过了。


燕洵,燕洵。


何来同去不同归。



(待续...)




我想,这个故事,说的是我心中的燕楚,我心中的燕小洵和楚小乔。他不会彻彻底底的变冷,她也不会痛快决绝地离开。


如若他早一点醒悟,命运再善意一点,会不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萌一一(男一女一)cp者慎入呦,不吹不黑,不捧不踩。无关演员真人。如果有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可以一起探讨。希望抛砖引玉,能看其他大神发粮就好啦。欢迎勾搭~~


以上。